叙染

每一次永恒

拥抱和拥抱,好想好想。


“想替你流尽所有的泪。”


对话

为什么会发现我……为什么也是一样的称呼……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……为什么……很明显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可是你呢……?


六月

已经没什么好犹豫的了

如果我在这里都无法说出口

也不用再想着,去用实力证明什么了

——

我要屏蔽

我要屏蔽

我要屏蔽!!!




D加油啦


女儿,名字是【烛】


“如果祈求就能够实现的话,


“我希望你的生命里有光,

我希望你的生命不要如我的一般黑暗


“我希望你能活在阳光下

我希望你不要总如我一般躲藏他人的目光


“我希望你的远方辽阔而悠长

我希望你不要如我一样历经风霜


“——我还有很多很多个希望……”


广阔的无人的白色荒野里,她对着天哭喊直至声嘶力竭。直至一切消失,万劫不复。


“已经上车了”

她真的就这样走啦——走啦!
整整五个月她不在我身边……我真的会崩溃的吧……

总感觉山雀听起来蠢蠢的所以改成了山鸟耶

No,thank you 【丁诺脑洞】【片段】

“不了,谢谢你,丁马克。”
挪威人松开被握紧的手,转身走向空阔的另一个世界。
他不可能回头。丁马克笑了笑,带着些许自嘲的意味。他看着不断滴落在诺威手中黑伞的雨滴,看着他走出那片花败遍地的庭院,看着他鬓角的碎发变得潮湿。
——看着他拐过两个路口后消失在一座电话亭后。
铺天盖地的记忆涌入丁马克的脑海,片刻恍惚,眼前的这个诺威与不知多少年前跟在瑞典人后面的那个背影重合 。哦,他妈的,一切都那么相像。只是目送的人心情有所不同,离开的人将不再归来。
他离开了屋檐庇护的场所,雨一滴一滴打在他身上,变成了雪。它们把无边无际的寒冷送到丁马克的心里,这让他很难受。他想伸手去抓住那些该死的雪,但那只是徒劳。或许是因他的指缝太宽了吧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什么都没有留下,什么都没有留下,世界那么寂静空旷,只有时间如火车一般,轰隆隆地向前奔去。




好吧好久没写东西了( *´艸`)好糟糕
睡觉的时候一直想着这个脑洞然后就DDD
我想去看看北欧史

希希子大大关注我惹??!!!

为什么你可以不学习呢

为什么你可以不努力呢

为什么你可以躺于恬静之中呢

为什么你可以不用面对竞争呢

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做呢

为什么……
















“很简单啊,因为我是死人啊。”